观点详情

唐德宗宣布征收房产税, 穷人的小破屋也收

饭总选房 2018-07-19

这两年,大家都很关注房产税的动态,围绕着应不应该征收、怎么样征收、何时开始征收等话题,网络上一直争论不休。

事实上,我国历史上早就有征收房产税的先例,只是名目不一罢了。

周代典籍《礼记·王制》中,有“廛,市物邸舍,税其舍而不税物”的记载,这里的“税其舍”就是按房屋征税的意思,我们可以笼统地理解为房产税。

唐朝宫殿效果图。

西汉也有将房屋作为征税对象的记录。到了唐朝,房产税作为独立的税种登上了历史舞台。

唐德宗李适即位后,藩镇造反此起彼伏,战事持续不断。当时的大唐王朝国力衰弱,富裕强盛的光环已经消散。要打仗,又没钱,唐德宗愁得寝食难安。

建中四年(783年)六月,主管赋税的户部侍郎赵赞将朝廷财政的窘迫局面看在眼中,于是向德宗奏请实行“税屋间架、算除陌钱”。

“税屋间架”,有一个更通行的叫法“间架税”,即根据百姓房屋的等级和间数征税。赵赞的设计是这样的:房屋两架为一间,分成三个等级,“上价间出钱二千,中价一千,下价五百”。

唐朝木结构的古建筑之一天台庵。

上等房子,每年每间两千文钱;中等房子,每年每间一千文;下等房子,每年每间五百文。

应该说,“间架税”是赵赞对前代的继承和发展,使之成为独立的资产税,和现代意义上的房产税已经非常接近。

唐德宗听了赵赞的建议,哪管三七二十一,只要能筹到钱,不用讨论、不用试点,立即执行!要命的是,穷人家的小破屋、富人的基本需求,都在征税之列。

德宗和赵赞预料到必定有人为了少交钱而瞒报房屋面积,所以很有先见之明地给政策打了两个补丁:

一是官吏“秉算执筹,入人之庐舍而计其数”。官吏亲自到百姓家里,进行实地测量评估,在执行环节避免瞒报现象。

仿唐朝建筑。

二是事后追惩,“凡没一间者,杖六十,告者赏钱五十贯,取于其家”。即由左邻右舍告发瞒报者,一旦核实,隐没一间就杖打瞒报者六十下,还要罚款五十贯奖励给告发者。

这个惩罚非常严厉,如果认认真真地打,“杖六十”足以致人死命。而罚款五十贯,就是五万文,也是一笔很可观的数目。

德宗纯粹从增加财政收入的角度征收“间架税”,但这却给贫穷人家和富家大户都造成了沉重的负担。贫穷人家本来就缺衣少食,虽有个遮风避雨的破屋,但没有能力再交付五百文的税钱了。而大户人家往往三代、四代同堂,房屋很多,税钱动辄有数十万文,很难拿出。

因此,百姓苦不堪言,“怨惸之声,嚣然满于天下”。

唐朝建筑模型。

建中四年秋,泾原节度使姚令言奉命率兵5万讨伐淮西节度使李希烈。泾原士卒因没有获得赏赐、饭食粗粝等待遇问题发生哗变。

乱兵攻陷长安,唐德宗仓皇出逃,百姓也拖家带口纷纷走避寻找安全之所。为了稳定市面秩序,乱兵竟在街头大喊:“勿走,不税汝间架矣!”

在唐德宗的对立面,“不税汝间架”成了安定人心的口号!

逃亡中的唐德宗反思造成此次事变的原因,发布“罪己诏”,称自己“长于深宫之中,暗于经国之务。积习易溺,居安忘危,不知稼穑之艰难,不察征戍之劳苦”。同时,他深知间架税不得人心,乃于兴元元年(784年)正月废除。

间架税实际推行的时间只有半年。

参考资料:《旧唐书》志第二十九、列传第七十七


本文来源于张家口新闻网。饭总选房欢迎更多媒体、企业与组织与我们展开内容合作,文章留言“投稿”。